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港圈八卦集散地!刘銮雄最爱的“富豪饭堂”,还不起2090万

时间:05-07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61

港圈八卦集散地!刘銮雄最爱的“富豪饭堂”,还不起2090万

不怕富二(三)代花天酒地,就怕富二代踌躇满志闹着要发展。因为他们随随便便一个自以为是的扩张上市,分分钟就会把老一辈几十年的心血化为乌有。福临门就是这样一个典型。文 | 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罗狮粉香港经济通4月24日消息,继遭遇破产重组,欠债9亿的新闻爆出之后,香港最有名的“富豪饭堂”福临门近日又爆出,遭中信银行国际有限公司入禀香港高等法院,追讨逾2090万港元欠债。说起福临门,懂行或者热爱香港八卦的人,几乎都不陌生。它被称为“富豪食堂”,李嘉诚、刘銮雄、赌王何鸿燊、恒生银行创始人何添、糖王郭鹤年、东亚银行主席李国宝、永隆银行创始人伍宜孙、四叔李兆基、许晋亨、李泽楷、李嘉欣、刘嘉玲等名人明星都是它的座上客,作为香港顶级名人明星最爱出没的饭堂,香港有一半的八卦都发生在这儿。人们不仅感慨:从富豪名人明星的最爱到破产重组,欠债9亿!盛极一时的福临门家族,现在怎么连2090万港元贷款也还不起了?1./ “福临门”曾经有多火?全港一半八卦都在这儿发生!/福临门绝对是香港富豪饭堂界NO.1,店里有两部电梯,其中一部直通一楼102VIP包房,有客人预定包间时,这就会变成VIP专梯,只为保障富豪们的隐私。因为地道的菜品和顶级的服务,新鸿基的创办人郭得胜谈成大单子后,就喜欢带着员工来福临门开庆功宴。1997年,郭得胜之子郭炳湘被豪匪张子强勒索6亿港元大案震惊全港,郭炳湘获释后,第一顿洗尘宴便摆在福临门!2008年,12月10日,许晋亨与李嘉欣的隆重婚姻,也选在福临门。婚车到达时,超过百名狗仔早已把现场围得水泄不通……除了郭家、许家,香港四大家族的重要宴席几乎都与福临门有着紧密的关系。比如首富李嘉诚与李兆基的生日大宴,就常由福临门的御厨上门特制。这几乎是香港开埠以来,顶级圈子的饮食文化传承。除此之外,赌王何鸿燊一家子也爱去福临门……但最爱福临门的富豪一定是刘銮雄(俗称“大刘”),一年在福临门能花400多万,平均每天都能吃个1万多。好东西当然要和最爱的人分享,所以大刘不仅自己爱去福临门,还爱带着自己的家人去。比如他经常陪着母亲去福临门吃饭……还有不同时期的前女友们……因为去福临门的频率太高了,所以连大刘自己都称,他不在福临门,就在去福临门的路上。在福临门最兴盛的时候,大刘无论红白喜事都在这儿办,中餐晚餐更是天天在这吃,久而久之,福临门就成了狗仔蹲点“捕获”大刘的场所。当年他同时周旋在甘比和吕丽君之间,很多照片都是在福临门门口拍到的,记者们会根据哪个女人被带出来吃饭的日子多,来推算得宠指数。因为和女友们待的最多的地方就是福临门,所以连刘銮雄炮轰前女友贪财证据的地点也逃不出福临门:“去福临门吃饭,让她给3000块小费,回来都要找我报销”。不仅如此,刘銮雄自己的重大事件也几乎都发生在福临门,比如刘銮雄身体出问题的标志性事件——在福临门门口那一摔……但是来得名人多了,所以难免会产生一些名场面!比如2010年李嘉欣40岁生日时,她和老公许晋亨,还有公公婆婆一起去福临门庆祝。▲李嘉欣和许晋亨一家这家人前脚刚到,后脚李嘉欣的前男友刘銮雄,就带着老妈、怀孕女友(吕丽君)和女儿一家五口到场。许晋亨和李嘉欣结婚前几天,陪母亲去福临门赴宴,结果撞上了前妻何超琼和前岳父何鸿燊……▲何超琼、何鸿燊、许晋亨和他母亲还有李泽楷,当初他正和梁洛施热恋,为了帮她解约,和梁洛施经纪公司的老板对簿公堂,大爆金句的发生地也是在福临门……这么容易发生乌龙事,这么容易被狗仔盯住?为啥还是有这么多名人富豪爱去?2./ 李嘉诚、刘銮雄等富豪名人都爱!“福临门”凭什么?/福临门开设于1972年,是一家专做高级粤菜的酒楼,连续四年入选“亚洲50最佳餐厅”,除此之外,它还是时尚杂志 Monocle 评选的“2015最佳餐厅”中唯一入选的香港中餐厅。他的创办人徐福全,1908年出生于广东,14岁在清朝官邸学厨,30岁凭借一道当红炸子鸡,惊艳了当时的香港首富何东,于是被邀请至何家担任家厨,一做便是十年。据说,徐福全的炸子鸡做法极其讲究。除了鸡只选用深圳龙岗本地的三黄鸡之外,制作工艺也极为复杂。需要左手用绳子拎起一整只鸡,右手用勺取从锅中取滚油淋鸡,前后油淋六百余次、中间风干两次、耗时八小时后方可得。而这道惊艳了首富何东的炸子鸡后来也成了福临门酒家的头号招牌菜,甚至力压动辄五、六位数的鲍参翅肚等海鲜珍品,经久不衰。因为多年在首富家对粤菜方面的极致研究,福临门一直按照创办人服务顶级富豪的要求,来打磨菜品,因此被称为粤菜少林寺,还被称为粤菜的最高境界。最重要的是,首富何东家族三代兴旺,一直为顶级富豪名人服务的经历,为徐福全后来创业打下了坚实的客户和服务、厨艺基础。1948年,40岁的徐福全经过多年沉淀积累,自立门户,创立“福记”(1953年改名为福临门),专替当时的有钱主顾上门置办宴席。除了在何家积累的本港富豪、政要、名流客户之外,徐福全创业时,正值大量江浙富豪企业主因为内战迁移到港,他们也逐渐成了福临门的忠实客户。而福临门当时到会办席的价格,高达每桌一百港币,相当于当时银行中层干部一个月的工资。但即使这样,福临门依旧火爆,据悉,当时要求徐福全到会办席,需要提前数月方可订到。▲福临门家族三代1968年时,积累更多财富名望的60岁的徐福全宣布退休,两年后他将福临门分给最为得力的五哥徐沛钧与七哥徐维均,二人各自45%的股份,剩下的10%股权则是他们四位同父异母的姊妹持有。徐福全如此分配,主要是希望二个儿子能互补所长,在股权结构上也互为制衡,免于分拆。刚开始的时候,两兄弟也如他所愿,两人一主外一主内,七哥担任主厨负责厨房出品与菜系研发,五哥负责餐厅日常运营,两兄弟通力合作,再加上当时是香港经济高速发展的黄金年代,福临门的餐饮事业因此被推到了第一个高峰:1980年代,香港福临门创造出每桌高达10万港币的天价宴席,要知道,在仅一水之隔的广东,当时1公斤粮食卖2角钱,公务员月工资20元。1989年,福临门酒家开始进军海外,瞄准了当时经济发展正“如日中天”的日本,在东京银座开立了首家海外分店。开业当年,东京主顾曾在福临门银座店创造了一个举世无双的记录,一桌两人为了庆生,一顿饭吃掉了整整200万日元(约合1.8万美元)的天价。1997年香港的金融危机,也让曾经的福临门的香港客户大幅凋零,但随着香港回归,前往香港旅游的内地新贵与美食KOL又成了福临门最重要的新鲜血液。可以说,专做富豪生意的福临门,凭借自己独特的厨艺和两兄弟的通力合作和业内名声,又遇到到了时代机遇,几乎成了天选之子;专做高端富豪生意的福临门,为了保持“物以稀为贵”,历经几十年,也不过在香港开设两家“鱼翅海鲜酒家”,但福临门的物业门面价值早已过了6亿元,品牌价值超过8亿,而福临门每年的营收额还有8亿,利润则达到了数千万元。但一切繁荣都随着两兄弟开始内讧开始,而两兄弟内讧的根本原因则是因为二人对于今后的发展意见不合,一个迫切想扩张,一个却不愿意。据香港文汇报报道,福临门家族内讧已于2009年初显端倪。“五哥”徐沛钧指控“七哥”徐维均向福临门股东发过3封诽谤性信件,其中一封载有“徐沛钧擅自删改遗嘱”的诽谤性字眼,又表示两兄弟先后因为福临门物业买卖问题起争执。与此同时,“五哥”徐沛钧又找来了创业版上市公司华人饮食集团帮忙,出高价买下了“七哥”手上的股份,只为尽快扫清扩张障碍……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反之亦然,福临门的衰落,从此开始……3./ 富不过三代?福临门的金字招牌是怎么倒掉的?/1、家族内斗,使得福临门元气大伤福临门的衰败始于家族第二代负责人之间的相争分家开始。2012年兄弟俩庭外和解,徐沛钧以8亿元买下徐维钧在福临门的股份,徐维钧退出福临门另起炉灶,创办了家全七福。这次内斗分家,不仅让福临门元气大伤(资金,市场被分),还从根本上改变了福临门的发展方向。2、从传统顶级餐饮到资本复制扩张上市:风险越来越大,口味越来越差因为负责财务的徐沛钧和做金融出身的儿子徐德强,在全面接管福临门之后,开始走资本路线,要把福临门变成饮食界的香奶奶和卡地亚,最终上市,为此不惜借贷扩充发展,以至于欠下9亿元的债务。伴随着盲目扩张带来的巨大的财务风险,是福临门口味和服务的下降。2017年的某天,作为熟客的刘銮雄在福临门点了一份干炒牛河,发现水准不及之前的一成,一问才得知,原来的大厨走了……原来,为了上市扩张,徐德强大刀阔斧的现代化经营改革,成了福临门分崩离析、三位掌勺大厨相继离开的导火索。▲福临门曾经的大厨们第一位是为福临门拿下米其林立下汗马功劳的并在福临门工作长达21年的“头锅”厨师,粤菜名厨梁燊龙。第二位离开的大厨是在香港粤菜界江湖地位比梁燊龙更高的、因为对福临门家族内斗厌倦而直接退休的总厨刘照成。第三位离开的大厨则是刘照成的儿子“成仔”刘国成。他们的离开,几乎都引发了媒体的热论,首先是辈分更低的刘国成的下一站,是去了早年视福临门为至爱的富豪刘銮雄家里做家厨。坊间戏称刘銮雄因实在太爱福临门,于是将福临门的大厨直接“私有化”带回家。但刘銮雄否认了挖角传闻,声明自己是在这些大厨离职后,才请的他们。其次,是梁燊龙下家是香港半岛酒店集团任中餐总厨,在他任职半岛的一年多时间里,梁就带领半岛旗下的嘉麟楼拿下米其林一星。而讽刺的是,2016同年的福临门总店却遭遇了米其林除星,情急之下,新掌门五哥不得不把澳门福临门的总厨陈佑良紧急召回,重新掌勺湾仔本店。3、核心竞争力丧失,同质化竞争加剧随着福临门核心大厨的出走和福临门的扩张,福临门面临的不仅仅是自己曾经最得意的菜品的下降,老客户的流失,还有同质化竞争的加剧。因为除了同样定位的七哥的家全七福,两年后,刘国成从一代情圣刘銮雄家中离开,在湾仔洛克道自立山头,张罗了曾经在福临门做烧味的克师傅等老人,一起开了一家粤菜餐厅,取名“何必馆”。三家同出一门的饭店,至此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离何必馆一街之隔的北面,是七哥出走后经营的家全七福(也带走了很多老厨师),就开在骆克道对街的华美粤海酒店里,同样也离何必馆一街之隔的南面,则是五哥继续掌权的福临门酒家。原本就因为扩张、菜品服务下降陷入危机的福临门,在寸土寸金的香港,如今面对更加激烈的竞争,生存更加艰难。而与福临门越来越艰难的窘境相反的是,家全七福、何必馆的营业开始吸收大量原本前往福临门用餐的富豪客户,因为由徐维钧、刘国成创办的新饭店,但它仍然保持着原有的水准和风格,并逐渐超越了福临门。更讽刺的是,家全七福在上海已获米其林2017一星,而同年“福临门”被摘星,直到三年后才重获米其林一星。据说这个第三代掌柜曾经因为上市缺钱,去大刘的办公室找他借钱。了解内情的大刘劝他说:“你还是别借了,直接申请破产吧,你这店起不来的,开下去债务只会越开越多。”4、疫情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先的老客户走了,疫情期间,福临门更是风波不断。先是由于本地冲击,据一名侍者向《大公报》透露,福临门高峰期客流量约减少10%至20%。为此,福临门也开始推出现金回赠优惠。随后不久,“富豪饭堂”福临门竟因为欠债4万元,遭到一间酒商公司申请清盘。根据司法机构的网页显示,该案排期至2月12日处理。一时之间议论纷纷,逼得福临门第三代负责人徐德强出来解释只是一件“很小的误会”。2022年11月,有财务公司向徐德强追讨107万欠款,并提出破产申请,高等法院颁令徐德强即时破产,当时的法庭文件显示,徐德强欠债总额高达9亿元。回看福临门的崛起和发展的75年时间,一代传奇饭店,从它51年辉煌(1948-2009)到没落(2009-2023),不过十几年时间,真真的证明了那句:不怕富二代花天酒地,就怕富二代踌躇满志闹着要做生意。因为他们随随便便一个自以为是的扩张上市念头,分分钟就会把老一辈几十年的心血化为乌有,福临门就是这样一个典型。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